上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教育 > 明确“罚站罚跑”不属于体罚,教育惩戒应从模糊到清晰

明确“罚站罚跑”不属于体罚,教育惩戒应从模糊到清晰

时间:2019-12-03 08:41:21 人气:2933

 

网络图

惩罚站立和奔跑是体罚吗?过去,由于缺乏依据,对站立和跑步的惩罚往往被父母和学生视为体罚。熊海子课堂上淘气的老师们常常无能为力。《广东省学校安全条例》近日提交广东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四次会议进行初步审查,旨在允许教师“惩罚学生的站立和奔跑”,明确区分体罚和变相体罚。据此,广东计划率先通过立法赋予教师受教育权和处罚权。(9月25日,澎湃新闻)

几个月前,广东省司法厅官方网站公布了《广东省学校安全条例(征求意见稿)》,明确了中小学教师的惩戒权。虽然草案中已作出各种规定供审查,但"教育惩罚措施"的范围、范围和方法仍然模糊不清,需要进一步完善。针对上述问题,提交初审的条例规定,中小学生在上课时间可以用硬物投掷他人、推推搡、争抢、制造噪音、强迫抄袭作业等违反学校安全管理规定的行为。如果尚未达到纪律处分的条件,班级教师应批评他们,并可采取适合其年龄和身心健康的教育措施,如命令他们站立和慢跑。

事实上,关于“对站立和奔跑的惩罚”是否是一种正常的教育惩罚,仍然存在争议。支持者认为这将有助于指导学生理解问题,纠正错误,维护和建立正常的教学秩序。反对派认为体罚不仅在教育中无效,而且适得其反。教育界和法律界对这种行为的性质也一直模糊不清,但站在这一立场上,试图从模糊到清晰的角度看待教育惩罚权,让教师实施“站着跑着惩罚”,无疑是值得肯定的。

恢复受教育权和惩罚权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为了使纪律有效,而不仅仅是口头上的,必须解决两个方面的问题:第一,教师是否敢于行使纪律权力;二是教师能否正确行使惩戒权。这涉及到一系列问题,如如何掌握纪律标准,如何保护双方的权益。

事实上,许多老师一提到“惩罚”就脸色苍白,害怕忽视学生。只有当他们正确理解受教育权和受纪律约束的权利时,他们才有信心约束学生。此外,还有一些教师在“恨铁不成钢”的心态下,把教育惩罚与体罚或变相体罚混为一谈,仍然认为自己是“为了学生好”。

因此,在概念层面,有必要澄清教育权和纪律权的概念,澄清纪律与“体罚、变相体罚”的界限,使教师在纪律上大胆、合理。简而言之,教育学科以爱为基础,旨在帮助学生进步和发展。教育是其最基本的原则,是一种理性的、有计划的警告和警告。许多不恰当惩罚的本质是体罚,而真正的“惩罚教育”是一门需要技巧和艺术的科学,基本上与体罚无关。

这个概念是模糊的,在实施过程中会遇到很多实际问题:什么样的情况应该纳入教育惩罚的范围?惩罚的方法是什么?谁来惩罚?

理论可以避免,实施必须准确。关于惩罚的任何细节都不应该含糊不清。一个小小的错误会导致无尽的未来麻烦,甚至是巨大的错误。从这个意义上说,要完善教育和惩罚的力量,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为了让统治者重返课堂,相关部门有必要发布一份详细的“教学手册”,以有效解决教师的后顾之忧。否则,即使尺子交给老师,也没有老师敢动。

(资料来源:赵岩都市报)

安徽11选5投注 重庆快乐十分 上海11选5投注 安徽快3开奖结果 pk10投注网